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分类: 剧情讨论 作者: 管理员 评论: 0 点击: 80 次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说好不复活的囧雪诺复活了。

文 / 陈非

龙女、瑟曦、小恶魔、詹米·兰尼斯特和琼恩·雪诺这五个在宅男腐女心目中绝无可能同时出现的角色或蹲或坐在悬崖边的草堆上,但去年《名利场》4月的杂志封面让这几个宿敌坐在了一起。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开播后,几位主角轮番登上娱乐时尚杂志封面,时尚圈又被这部戏的服装设计惊艳了。五年来,HBO把《冰与火之歌》这部一度属于科技宅的中世纪奇幻小说,变成了时尚界最炙手可热的灵感来源。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娱乐周刊》2016年4月刊封面。

《权力的游戏》逐渐变成一部时装剧

撇去乔治·马汀(George R.R. Martin)的原小说读者,2011年开播的《权力的游戏》最早聚集的粉丝是极客。

该剧情节复杂,人物不少于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有龙又有狼,最适合把锻炼脑力视为娱乐的逻辑帝;紧接着是商务人士,九大家族间的勾心斗角最适合用来做商战课本;随后就是看到商机的各路供应商,从家居用品设计到旅行规划,北爱尔兰的一个铸剑师也因打造了詹米的佩剑而走红。只可惜中世纪的餐桌都是鸽子派(真的有鸽子在里面)和生吃马心,不然便是一条完整的“冰与火”的生活方式产业链。

《名利场》曾经放言,小屏幕接替大屏幕成为流行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发源地,但这个预言并不太适用于时尚界。小屏幕的平均制作成本不高,演员服装再精美,演上三四季也一定会沦为情节狗血审美疲劳。“今日走红,明日黄花”——时尚界绝不允许这种现象。但90分钟的大屏幕就不会:男女主角的故事绝不会拖到婚后,自有无限美好遐想。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多铎王朝》(The Tudors)剧照。

在时装方面,小屏幕的另一劣势在于往往人物性格固定化,看了谢耳朵的科技宅T恤七年,总有累感不爱的一刻,卷福的黑风衣再穿两年试试看?至于古装剧,如HBO前些年的历史剧《多铎王朝》,服装再精美,也与现代有着巨大的隔阂,只能留在屏幕上。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打算把它变成一个时装剧,华丽的裙子、漂亮的衣饰统统都没有。”米歇尔·克莱普顿(Michele Clapton)身为英国时装设计师不怎么出名,设计的电影戏服却相当有名,比如《理智与情感》和《卡萨诺瓦》。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曾获得艾美奖和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的服装设计师——米歇尔·克莱普顿。

成为《权力的游戏》戏服设计师的第一年,她主要的任务是让以北方斯塔克家族为首的主人公们看上去让人信服——他们是电视剧里最先亮相的角色。为了配得上那句著名的“冬天就要来了”,克莱普顿为他们设计了大量的深色、实用的御寒型服装,男装厚实并让人看上去闪耀着主角光环。

女装则采用混浊的单色印染,款式趋向于保守的中世纪英格兰服装,即便是披上大面积的皮草,都让人联想不到炫富。“但我在斯塔克家族身上加入了暖色调的蓝,象征着他们紧密的家庭关系”。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男装是深色御寒style,女装则多了清新的暖蓝色调,皮草低调而奢华符合斯塔克家族的贵族气派。

北境的男男女女几乎吃饭睡觉都穿着同一套衣服,而作为身居南方的大反派,王后瑟曦则不同:她来自王国最富有的兰尼斯特家族,身为国母,便是全国的时尚偶像,每次登场必换行头。

“她喜欢用轻柔的如真丝这些面料来伪装自己,但她身上总有一些盔甲元素。”大披肩、粗重的金属腰带和饰品以及夸张的肩部设计是瑟曦不安全感的真实流露,在她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整个王国的女子都纷纷效仿。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全民时尚偶像王后瑟曦的日常穿搭,夸张的肩部设计和盔甲元素让她气场十足。

第一季的盔甲和硬朗的线条立即让人想到了2010年前的亚历山大·麦昆,而当玛格丽·提利尔在第二季登场时,时尚界惊呼:这就是麦昆为Bjork设计的高领服!16岁的玛格丽嫁给绝无可能爱上自己还随时就会战败的蓝利,自然需要盔甲般的高领保护自己。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亚历山大·麦昆为角色玛格丽·提利尔定制的高领服惊艳了时尚界。

但随着主角光环逐渐加身,自信心高涨,她的衣领越开越低,露出肚脐和半侧胸都是常事,极薄的蕾丝和精细的绣工象征着富有的提利尔家族。在成为新王后的紫色婚礼上,有一半的女宾效仿了她的穿着来。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随着主角光环加身,她的衣领也越开越低。

每个时装设计师都爱上了这部剧

以上这些只能说明克莱普顿的艾美奖最佳戏服设计奖得之无愧,却不足以让一群时装设计师和编辑成为该剧粉丝。但如果你在该剧首季播出前一个月,看到穿着盔甲一样的皮草、踏着黑色漆皮丝缠绕而成的长靴的凯特·摩斯走出路易威登2011年巴黎秋冬时装周T台的话,就会真心佩服这“冬天就要来了”的及时。

《权力的游戏》刚播出第一季,就连迪奥的T台上都变成了暗色硬线条的裙装,荷兰女设计师艾里斯·范·荷本的盔甲型3D时装受到万众瞩目,而龙女丹妮莉丝的粗眉也巧合般出现在许多大牌秀的后台。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2011年Christina Dior巴黎时装周秀场,主打暗色系裙装。

一个月后爆发的欧债危机加重了时装界的过冬style,很多大牌索性集体做起了战袍——厚垫肩、军服和粗眉,是对低迷经济的反应——需知社会经济越好、裙子越短的定理反向也能成立。

Lady GaGa的时装设计师之一加勒斯·普在还没看到剧情的情况下把玛格丽的网格高领搬上了本应轻快的巴黎春夏时装周。而2012年秋冬季的海尔姆特·朗(Helmut Lang)成衣秀上,创意总监卡洛弗斯(Colovos)夫妇直接让龙女和瑟曦走上T台。属于龙女的那件红色皮甲配蕾丝裙几乎可以直接进入剧组服装间。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海尔穆特·朗在时装秀上穿的红色皮甲裙装(左)灵感源自龙女在剧中的造型。

马汀在小说里构筑的维斯特洛大陆之大,加上峡海对岸的东方大陆,让这出剧的戏服可以涵盖所有地域。“我们从各地的博物馆、书籍和绘画中寻找戏服的灵感,它们中甚至有来自波斯、蒙古和日本的元素,结合起来创造出新的服装,且同时要让观众信服。”

克莱普顿说,她的玛格丽就是穿着露腰装的凯特·米德尔顿,而乔弗里穿着很多年前的加缇耶时装——他爱炫耀,品位过时,与将来的冬日格格不入,龙女从一开始苍白又未经世事的希腊风发展到混合入战袍式的肩部造型与编织细节的打褶长袍,皮肤也因暴晒而越变越深。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不谙世事时期,龙女大多穿着皱巴朴素的希腊式长裙,没什么大看头。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后期服装加入战袍式的肩部设计,仔细看还能看到编织的鳞片和镶珠的细节。

接下来的节奏便是,几乎每个设计师都能在这部剧里找到自己喜好的一口。华伦天奴和西太后的2014年春夏时装秀上都有瑟曦的轻柔面料、暗色调与大金属配饰细节,范思哲则有白色斜裁搭金属战甲细节的龙女style,马丁·玛吉拉有葛雷乔伊家族的上身缠绕加裤装,而玛格丽的轻柔蕾丝侧露沟长裙则出现在玛切萨(Marchesa)、华伦天奴、艾莉·萨博(Elie Saab)和扎克·珀森(Zac Posen)……还有今年金球奖和奥斯卡的红毯上。

即便是最不讲究的野人多斯拉克部落的皮质方形硬线条设计,也被德里克·林(Derek Lam)在秀场上借鉴了一把。T台上的时装在被冬日阴影笼罩的维斯特洛大陆转了一圈后,又返回到T台上,倒成了真实世界里“冬天”的写照。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

华伦天奴(Valentino)2014春夏时装受玛格丽的启发,裙装融合大量蕾丝元素与侧漏沟的设计,优雅与性感兼备。

好在后来逐渐放下戒备的玛格丽,让现实世界的人看到冬天过去的希望。没有人知道《权力的游戏》的“冬天”会怎样到来,可以看到的是,克莱普顿在出席最佳戏服设计领奖仪式的穿着反映了她对冬天的想法:斯塔克家族式样的黑色盔甲线条短连衣裙,搭配大金属圈型项链——时装界和全人类的冬天,还是没有过去。




声明: 本文由( 海盗美剧 )原创编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dmeiju.com/content/427.html

权力的游戏里那些精美的服装设计: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2017播出季新美剧汇总介绍

—————————————————————

—————————————————————

英剧大全

—————————————————————

2016春夏美剧节目季终及首播时间表